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文章:谁破坏了美国的民主?

参考消息网11月1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0月27日发表题为《谁破坏了美国的民主?》的文章,作者为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当前的主流叙事认为,民主受到威胁,这些威胁来自“让美国再次伟大”狂热分子、选举结果否认者和扬言无视不利选举结果的共和党人。

这种说法没错,但只在一定程度上如此。还有一个持续时间更长的故事,有另一群作恶者。在这个故事中,50多年来,从物质、健康和社会角度来看,没有大学学历的美国人过得越来越差。

尽管三分之二的美国成年人没有四年制大学的学位,但美国的政治体制很少对他们的需求作出回应,反而经常实施一些政策损害他们的利益,使大公司和受教育程度更高的美国人获益。他们被“窃取”的不是选举,而是参与政治决策的权利——这项权利本应得到民主的保障。

即使在疫情暴发前,美国受教育程度较低者的预期寿命就在下降:男性始于2010年,女性始于1990年甚至更早,而预期寿命是衡量社会和个人健康的有力指标。

此外,几十年来,受教育程度较低美国男性的劳动参与率一直在下降,对女性而言是自2000年来不断下降。没有大学学历的美国男性的实际工资(扣除通胀因素)中位数自1970年以来一直呈下降趋势。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美国人结婚率下降,婚外生育增加。许多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男子游离于任何支持机构之外。

《纽约时报》和西恩纳研究所最近开展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选民认为,美国政府“主要为有权有势的精英服务”。一些政策的出台是因为政治上的忽视,这些政策令受教育程度较低者蒙受损失。例如,美国联邦最低工资自2009年以来就没有增加过。

不仅美国国会的表决结果偏向较富裕的选民,和非精英阶层关系最大的问题——包括最低工资的提高等——甚至从未进入立法议程。美国游说集团在制定议程方面比选民成功得多。

如果没有雄厚的财力支持,很难(尽管并非不可能)当选美国国会议员。虽然美国的竞选筹款制度很少导致公然腐败,但这个制度明显倾向于支持商业和资本而非劳工的议员。因此,美国国会议员放宽相关法律,支持并阻挠调查阿片类药物生产商和经销商,尽管这些东西正在毒害他们自己的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