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日报: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

十月即将过去,北半球的冬季很快就要到来。欧洲人早就在担心,受俄乌战争和能源短缺影响,这将是一个寒冷难熬的冬天。

但最近,欧洲现货市场天然气价格却突然让人看不懂了,急剧下跌,一度跌至负数。

无独有偶,美国主要油气产区的天然气价格也一度降至零元以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地时间10月24日,欧洲部分天然气现货价格跌成负数,降至有史以来的最低价-15.78欧元/兆瓦时。

换句话说,天然气生产商实际上是自掏腰包请人把他们手中的天然气买走。

一周前,10月18日,路透社报道称,数十艘载着液化天然气的运输船正在西班牙的海港周围徘徊,排队等待卸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报道说,邮轮跟踪机构的数据显示,目前至少有35艘天然气运输船,要么漂浮在欧洲西北部和伊比利亚半岛的港口附近,要么非常缓慢地驶向这些港口。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高级编辑 拉卢科:我们有10%的天然气运输船停靠在港口外,原因是欧洲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接收这些船。由此一来,导致天然气积压,价格下降。

分析人士指出,欧洲天然气之所以暴跌,是因为储存空间不足导致无法接货。

据路透社报道,截至10月24日,欧洲天然气库容率已经达到93.8%。

众所周知,天然气除生产成本(固定成本)外,最主要的就是仓储成本及运输成本。

天然气的主要运输方式有两种,管道输送和航运运输。

由于俄乌关系紧张,“北溪”输气管道遭到破坏,目前欧洲的天然气主要依靠航运来供应。

也正因此,当前全球液化天然航运市场异常火爆,发运量明显高于近三年的平均水平。

在大西洋区域,一艘17.4万方液化天然气船的日租金已从8月初的7.4万美元上涨到了10月中旬的39.7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如此一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天然气商宁肯倒贴钱,也要把手中的天然气送出去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直呼:“现在欧洲有足够的天然气,所以气价降至负数。”

然而,现实中的欧洲真的已经躲过“气荒”了吗?

彭博社记者 墨斐:就目前而言,似乎我们的天然气供过于求,现货市场的价格不得不下降,并且尽量把货运往后推。但如果进入一月二月,寒冷的冬天消耗掉一些库存后,天然气价格会高得多。市场显示,这场危机远未结束。

路透社进一步指出,在俄乌冲突爆发前,欧洲每年冬季大约消耗3400亿千瓦时天然气。目前,欧洲各国的液化天然罐可储存1100亿千瓦时天然气,即使储气率达到100%,也仅能满足取暖高峰季的需求。

《纽约时报》则强调,暴跌的只是天然气现货价格,天然气期货价格近期变化幅度较小,仍高于每兆瓦时100欧元以上。

这里是德国威廉港,德国政府批准建设的首座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正在加紧施工。

德国尤尼珀公司首席运营官 克里茨:接收站建成后,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将把天然气从生产地运到这里,再通过软管将天然气从船上输送到液化天然气终端,之后进行储存并重新气化。

按照计划,该天然气接收站将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投入运营,预期每年处理75亿立方米天然气,可满足德国约8.5%的年需求量。

德国总理朔尔茨近期还表示,从2023年起,德国液化天然气终端将能够向欧洲邻国供应天然气。

如果说欧洲的天然气价格暴跌是因为存储空间不足而无法接货。那么美国的天然气出现“负气价”则是因为运力不足无法发货。

10月25日,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天然气价格短线跳水,部分天然气期货价格从一周前的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跌至-2.2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两年多来首次跌成负值。

有报道称,价格暴跌是因为北美最大的能源基础设施公司金德摩根公司对两条重要输气管道进行维修和养护,导致该地区天然气产量远超过输气管能承受的输气量。

彭博社记者 墨斐: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天然气的天然特性有关。它很难运输,很难以自然的形式储存,只能蒸发到空气中。所以当你遇到像现在这样的情况,生产蓬勃发展,管道空间用完了,存储空间用完了,就必须花钱雇人来买,否则关闭生产的代价更加昂贵。因为即使在得克萨斯州,监管机构也不会允许把天然气排入大气,潜在危害太大了。

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二叠纪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产区之一,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可再生资源。

二叠纪盆地拥有945亿桶探明可采石油储量和213.3万亿立方英尺探明可采天然气储量,该地区人口虽然只占得州人口的1.6%,却贡献了得州私营部门7.8%的GDP。

美国帕理曼集团总裁 贝利文:我们是石油替代燃料的来源,当能源价格上涨时,会给二叠纪盆地带来重大利好。

根据帕理曼集团和二叠纪战略伙伴关系公司(PSP)提供的一份最新报告,到2050年前,二叠纪盆地预计将为美国经济贡献高达2600亿美元的生产总值和超过100万个工作岗位。

事实上,二叠纪盆地仅仅是一个缩影。

近年来,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大幅增长。去年12月,美国首次超过澳大利亚和卡塔尔,成为全球液化天然气的最大出口国。

美国钱尼尔能源公司执行总裁 费金:过去五年我们的主要市场是亚洲,一年多以前拉美的极端干旱(增加了用气需求)。当然,现在欧洲已经成为我们所说的“最饥渴的市场”。

以荷兰月交付天然气期货价格和美国瓦哈中心天然气价格为例,在今年的价格高位区,单位换算后,欧洲天然气价格大约是美国天然气价格的3至4倍。

美国前石油行业工人 希亚特:我们目前在路易斯安那州西南部已有三座液化天然气设施可以出口天然气。他们计划再建7个,把这些设施直接放在不断来袭的风暴中心(地区),真是太疯狂了。

虽然天然气价格突然跌破零,但能源危机带来的各种焦虑和担忧情绪,依然弥漫在整个欧洲。

德国民众:人们不得不走出家门,因为他们无法负担电费账单。我想有人会因此丧命。

德国民众:我会把房间温度调低,然后在屋子里穿厚一点的衣服,还会烧柴,但这不清洁。不过现实就是如此。

德国民众:我觉得民众取暖应该问题不大,但企业生产,商业运转会面临巨大压力。

欧盟国家中,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度较高。德国经济部数据显示,目前德国存储过冬所需的天然气比例已达95.14%,可以帮助人们度过两个月的寒冬。

然而,即便如此,能源危机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仍在不断恶化。

10月16日,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警告称,由于能源危机和通胀加剧,德国大量医院面临被迫关门的威胁。

德国柏林医院联合会主席 施赖纳:单就柏林的60家医院而言,仅2022年额外的能源支出就高达1亿欧元,而明年这一数字将达到2亿欧元,这是不正常的。

有数据显示,受能源危机影响,德国医院的支出将增加至少150亿美元。

德国医院联合会的一份调查显示,德国80%的医院担心不得不推迟或取消之前计划好的手术,60%的医院已经陷入亏损,而40%的医院表示濒临破产。

法国面包店店主 雷比:我想每个人都在担心物价上涨,当然包括我自己。我能从顾客那里感受到,因为发现他们买的东西比以前少了。还有我的员工,他们需要钱维持生活。我每天都能感觉到,所有人都在为生计担忧。

与德国相比,法国等国依托核能发电,能源供应压力相对较小,但依然无法逃过能源紧张带来的影响。

法国消费者权益组织负责人 比松:由于受到核电保护,法国能源相对独立。但我们认为我们的能源问题和市场上的其它欧洲国家一样。其他国家的能源紧张会导致法国物价上涨。

而且,据报道目前法国56座核反应堆中,有26座因维护或冷管道腐蚀而离线。由于核能发电量下降,法国现已从电力出口国变为进口国。

意大利葡萄酒企业主 加尔加诺:我们企业遇到的直接成本上涨主要是电力、柴油,这是我们直接负担的。用了以后就要马上付钱,涨价幅度简直过分。

最新预测显示,意大利今年的葡萄酒产量将达到50亿升,但平均每瓶葡萄酒的成本将比去年增长35%。

富裕的西欧国家尚且如此,生活在中东欧的人们,更是感到了日子的艰难。

波兰人已开始大量购买褐煤取暖,然而煤炭也不断涨价,穷人依然负担不起。

波兰退休煤炭工人 亚纳泽卡:这里大多数煤矿工人的退休金并不高。当煤炭价格涨到一吨424欧元至636欧元时,我们很难负担得起。

无奈之下,退休煤炭工人亚纳泽卡只能去一些私人非法开设的小煤矿,用背包购买少量的褐煤块,这里的煤价比市场价低不少。

今年9月起,希腊首都雅典议会出台新政策,向所有家庭免费分发木柴。

去年,希腊宣布将于2023年前关闭所有煤矿。

如今,希腊政府将该计划推迟到2025年,重启已经关闭的煤矿,并宣布在未来两年内将其煤炭产量提高50%,以弥补天然气的短缺。

荷兰、捷克等国也纷纷将已经关停的煤矿重启。德国更是重新启动了至少27家煤矿。

英国国王大学教授 考林:怎么能这么做,煤被认为是最严重的污染物之一。对于一个想要推进绿色能源产业的前沿国家来说,重启这些煤矿无异于承认失败。

一边是产出的天然气无法运出价格跌至负数,一边则是普通人为不断高企的能源账单发愁。

如今的“负气价”不禁令人想起20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城市里的穷人饥肠辘辘时,农场主却正在把一桶桶牛奶倒掉。

10月25日,欧盟成员国能源部长在卢森堡举行会议,商讨应对天然气价格飙升等能源问题,然而,在设置天然气价格上限问题上,各方仍存在巨大分歧。

捷克工业和贸易部长 斯克拉:你可以想象,我们对该机制有相当不同的看法。主要问题是如何确保设置上限后仍允许我们在市场上购买所需要的天然气。

当地时间10月2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新闻发布会上批评称,美国的能源和贸易政策对欧洲造成了“双重标准”。

“石油价格”网站(Oil Price)的报告显示,今年前8个月,美国对法国的天然气出口增长了421%,此外,美国上半年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与此同时,天然气价也在飙升,仅在8月份就增长了1094%。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警告称,这可能“导致美国的经济统治和欧洲的衰弱”

意大利能源经济专家 德莫斯特内斯·弗洛洛斯:美国达成了自己的目标,但代价是什么呢,是欧洲付出了更高昂的价格。

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在本周警告称,世界进入了“第一次真正的全球能源危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也警告称,受能源危机影响,一半的欧元区国家正在走向衰退。2023年的冬天将比今年更加难熬。

同样在本周,国际能源署发布了《世界能源展望》报告,指出目前的能源危机可能加速全球绿色能源转型进程。

既要在短期内保护民众福祉和经济,又不能放弃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愿景,如何在两者间找到平衡,是欧洲乃至全球面临的现实难题。